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200.la,吟啸徐行且十年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清明前后种瓜种豆!

    地已经犁好了,苏平生在前面用锄头挖出一行行浅沟。李福涛慢悠悠的跟在他后面,将手里的玉米种子和几粒化肥丢进去。间隔一步丢一次,两人就这样默契的开始种春玉米……

    清明节果然如往年样,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。

    去年这个这个时候苏平生已经来到了李福涛家。不过刚来还不太熟,叔父做什么他从来不敢多问……

    一大早李福涛像之前一样,篮子里装着火纸冥币等东西。不过这次却多出来许多馒头,是叔父昨天连夜蒸出来的。

    苏平生提着酒壶,一言不发乖乖的跟在他身后上山……

    在屋后接近山顶处,苏平生看到了那四个小土堆……

    这个位置明显是阳坡。从这里俯身能看到家里的房顶,抬头能看到远山的骄阳。

    周围的杂草明显早就被叔父清理的干干净净。每个坟头后面有一棵笔挺的松树,去年枯黄的松针散落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苏平生静静打量着几个坟头,从左往右一字排开。

    李福涛从不在意风水一说,方年下葬的时候也只是想着能让一家人聚在一起,没请过风水先生……

    默默的走到最左边,从篮子里拿出六个馒头,一张红纸铺在地上。左右两边各三个,堆放在坟前。

    然后李福涛拿出篮子里的冥币火纸,默默跪下,开始烧起来。

    苏平生没有犹豫,也直接跟着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虽然李福涛没有让他叫师父,但是叔父两个字也有“父”,来到这个世界以后,他目前根本没有任何亲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碰到王国栋和叔父这些人,他现在指不定在哪流浪,这会儿又或者在为工作生计而发愁。

    再者,叔父一家,都值得尊敬!

    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,这才直视着眼前的墓碑。一大块青石板,表面既不光滑,形状也不规则。可能是当年条件太差了,直接从山上找来的青石板……

    上面的字迹倒是凿的相当工整,家父李孝云1915年——1967年,李哲宇1969年立!

    李孝云想必就是叔父的爷爷,这碑是叔父的父亲立起来的。

    烧完纸后,李福涛又拿过酒壶,斟满三杯酒洒在地上。磕了三个头之后,起身拿出一小串鞭炮点燃,扔到旁边……

    后面的三个坟头依次照做,四个坟却只有三块碑。最后一个坟头还未立碑……

    苏平生牢牢记住那两个碑上的名字,李哲宇,姜清!

    这是叔父的父母。

    所有的步骤做完后,李福涛幽幽一叹,看着远山。鞭炮爆炸后的硝烟早已随风飘走,李福涛默默检查着火纸是否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直到再三检查确定没有问题后,才带着苏平生下山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早就看透了,你别愁眉苦脸的!”李福涛突然开口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到最后不是这一抔黄土?都一样,别想太多!”李福涛悠然拿出烟斗。

    “叔父,师娘怎么没有立碑啊?”苏平生纠结再三后还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啊,我没资格给她立碑。只有等李如意结婚以后才能给她立碑,以后我也是一样。李如意不结婚,我们就是两堆黄土!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有很多荒坟也是这样来的。就比如说你明叔……”李福涛若有所思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,我明白您的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走吧,回家给我帮帮忙,还有些莱没种呢!”李福涛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福涛播种的种子开始发芽。

    苏平生这才看出端倪,玉米地附近有不少草莓秧想出来,菜园的角落也长出了不少西瓜藤……

    不用想,叔父肯定是专门给他种的……

    李福涛也是觉得山里生活单调乏味,没什么娱乐活动。也没什么好吃的,才在种子店买了点种子,往年他也没种过,今天试试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去年决定帮周子义多挣点钱,为他的买车梦添砖加瓦。今年苏平生挖掘葛根的次数格外多,平日里放牛忙完手头的雕刻任务,就往林子里钻。

    也不管王国栋和周子义两个人怎么说,依旧是和他们对半分。想着叔父一年收入也没多少,苏平生一个人承担起了家里大大小小的开销。

    平日的生活用品,牛羊的蚊香,两人的衣食住行,苏平生凭借一己之力承担了下来。李福涛只是默默看在眼里,然后偷偷记了账……

    两人的日子时常就这样交错的过着,李福涛固执的出门做工,苏平生劝不住。只能做好晚饭等他回家。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