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200.la,一代仙娇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时间一晃三年,白木云长高许多,但身形却更加清瘦,脸上那暗红骇人胎记也似乎有着一同扩大的趋势。不知何时起,她悄悄的将以前高高梳起的可爱丫髻散了下来,任光洁的青丝遮住了她右侧的小脸,仅露出一个尖尖的下巴和左边的眼睛,并随意的将长发拢在颈后。她不再喜欢说笑,除了跟爹爹,几乎惜字成金。自许严离开后,她也不再与其他同龄人有任何联系。她的世界仿佛从此便被定格在了自己的房间、花园和书房。

    在白河的记忆中,女儿已经有将近一年没有出过门,笑容也只有在她看书的时候偶尔有所展示。焦急的白河已将方圆几百里能请来的医生都请遍了,也请人在各大要道进出处贴出了告示,可无人能医。就在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,在这一个阳光普照的普通下午,家中却来不请自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来人走进院堂的时候,白河有些失落。本以为有郎中登堂看病,却不想眼前出现的是一位穿着破烂之人。他大约二十五岁上下,身材颀长,五官平庸,身着一件烂皮袄,长发披肩,胡须不整,面色偏黄且略带病容。不过白何直觉的感到眼前的人与平常之人很是不同。他没有立即喝止,而是眯起双眼,凝住精神观看,仿佛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流缓缓的围绕在来人周身。

    年轻时的白河也曾机缘巧合,拜入一道门下,随师尊行走于世间,所碰各种奇人异士也不在少数,各派高人隐士也是略有所闻。如果没有碰到那个人,也许现在的他也已觅得一处世外桃源,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,哪会像现在需要一直躲避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发觉异样,白河纵身一跃,来到院落中央,上前一揖,彬彬有礼的开口道:“敢问先生光临寒舍有何赐教?”

    “请问此为山陇白家吗不跳字。眼前之人表情柔和,面容含笑,声音慵懒却十分悦耳。

    “正是,在下家主白河。敢问先生尊姓大名”白何抱拳又一揖,江湖豪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在下樊平。”他回礼一笑,继续道,“听闻白家有女面如红刹,特来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白河眼睛一亮,但马上又暗了下去。这些日子,骗吃骗喝的人也有过几个,“樊先生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需先见见令媛才好定夺。”樊平面带微笑,不急不缓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先生快情。”白何略一思索,还是不愿放过任何机会,急忙上前将这位让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樊先生可有耳闻,因小女面痣严重,医生踏平了门槛都束手无策啊。”他摇着头感叹道,眼睛却细细的观察对方的反应。虽然对方并未坦言师承何处,但看对方坦然自若的样子,也可能确实身怀秘术。语毕又吩咐下人上了茶和糕点,并着人去唤木云。

    樊平面带微笑,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,接过一杯茶细酌起来,忽道:“好茶”不过,他又忽一皱眉,微眯的眼中似有一道精光闪过,而后转头直直的盯着白河。

    “樊先生?”白河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白兄身有顽疾,此茶我看对你的身体并无益处,以后还是不要喝了吧。”他收回了目光,重新看着手中的茶杯。

    “身有顽疾?”白河内心一惊,但表面并未有所表露,“樊先生说笑了。白某随年轻时便行走江湖,但也未受过什么重伤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不跳字。樊平没有抬头,把茶杯放回桌上,“重伤确实没有,但中毒不可谓不深啊。”

    白河全身一震,几乎失控的蹦了起来,“毒……你……樊先生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樊平缓缓站起身,向前小迈半步,看着门外的阳光没有立即答话。

    白河心中焦急又追问了一句,“不知樊先生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樊平低头扯了一下烂皮袄的衣襟,又用手呼噜着下巴上的胡茬,斜睨了一眼正在热切望着自己的人,正色答道:“白兄面色红润,中气十足,却丹田气若游丝,不但脚下有些虚浮,而且已经气滞五脏。虽平常行事无异,但如我猜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